冰火两重天,特斯拉能撑到在华建厂那一天吗

而早在去年底,通用汽车前副总裁鲍勃·卢茨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怒怼”特斯拉,称其“即将面临倒闭,无法坚持到2019年”。在特斯拉公布第一季度财报之后,他又再一次表示,“我完全坚信特斯拉将破产。”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内容显示,特斯拉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10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股东是TESLA
MOTORS HK
LIMITED(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兼总经理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公司经营范围主要包括:从事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上述同类商品的批发、佣金代理及进出口业务,并提供相关配套服务,电动汽车展示及产品推广。

5月3日,特斯拉发布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特斯拉一季度营业收入达到34亿美元,同比增长26%,超过华尔街分析师预计的32.2亿美元。但净亏损同比剧增115%,至7.1亿美元。财报还显示,特斯拉自由现金流从上一季度的-2.77亿美元已扩大到-10亿美元。每股亏损4.19美元,上一季度为每股亏损2.04美元。根据彭博社的数据统计,特斯拉平均每分钟烧钱6500美元。

更让人唏嘘的是,作为电动化和无人驾驶技术的龙头企业,特斯拉曾作出“特斯拉所拥有的安全等级每年能拯救90万人”的承诺。

内外交困 资金紧缺交通事故频发

■ 事故频发 高管出走

国产时间尚难确定

而特斯拉近期的负面远不止于此。继今年1月一辆Model
S撞上消防车、3月一名男子驾驶Model
X撞上高速公路隔离带,车辆起火燃烧,上周特斯拉又发生了两起类似事故。一起发生在上周五,一辆特斯拉Model
S撞上了前方正在等红灯的卡车,司机受了轻伤,但并没有生命危险。另一起则发生在上周四,据瑞士当地消防部门表示,当时驾驶特斯拉的司机是一位48岁的德国人,车祸发生在瑞士南部蒂奇诺州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当时这辆特斯拉撞上了高速公路的中央隔离带后翻车并导致起火。

Model
3的产能问题成为特斯拉能否活下去的关键,外界之所以如此关注特斯拉在华建厂,也正因如此。然而,特斯拉产能一再跳票,让市场的不信任情绪加剧。近日,特斯拉决定本月底其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停产6天,以改造新款Model
3的生产线。在此之前,特斯拉方面就透露称,为了更好地解决Model
3的产能问题,在本季度总共将临时停产10天,并称从长远来看这是至关重要的。今年2月份,特斯拉Model
3出于同样的原因曾于20日至24日期间停产。特斯拉工厂停产的消息曝出后,该公司股价下跌2.7%,至284.18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马斯克正在严控公司成本,特斯拉计划在2018年削减4亿美元开支。马斯克在4月中旬的内部信中写道,“所有在未来12个月内积累的费用超过100万美元的项目支出,都应该暂停,直到获得我的明确批准为止。”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的业务范围只涉及技术开发、电动汽车进出口销售,并未涉及电动汽车在中国的生产,故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与“特斯拉电动车国产化”存在一定的出入。但也有专家认为,随着汽车行业股比开放,为特斯拉中国建厂提供了政策支撑,特斯拉电动汽车在中国的国产化并不会太遥远。

目前,上述事故发生的原因尚不清楚,而美国有关当局仍在调查3月份的一起特斯拉Model
X自动驾驶致命车祸。事故频发,让公众对于特斯拉汽车安全性和自动驾驶系统可靠性的怀疑与日俱增。而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最新调查,在多起道路交通伤亡事故发生后,美国消费者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信任度骤跌,近3/4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敢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澳门威斯尼人,但根据今年4月特斯拉公布的最新量产数据,第一季度末Model
3的周产量仅2020辆,未达2500辆的预期。而截至第一季度末,尚未交付的Model
3订单总量仍旧超过45万辆。

另据彭博报道,按照特斯拉平均每分钟消耗6500美元的速度,其资金或将在2018年底消耗殆尽。彭博数据显示,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已连续5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从2016年底到2017年底的12个月周期内,特斯拉每季度的负自由现金流量至少有5亿美元。

更令特斯拉雪上加霜的是,大批顶尖技术人才出走。5月14日,特斯拉高管马修·施瓦尔离职,加入谷歌旗下子公司Waymo无人驾驶安全团队,他成为最新离职的特斯拉高管。据媒体报道,特斯拉工程主管道格·菲尔德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特斯拉的职务。而特斯拉负责自动驾驶项目的副总裁吉姆·凯勒已于4月底离职。凯勒在两年前加入特斯拉,在芯片研发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据悉,凯勒将加入英特尔公司。

尽管市场担心特斯拉持续烧钱可能导致破产,不过马斯克仍然坚称特斯拉没有融资计划。特斯拉还立下远大目标,称“如果一切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那么我们将在第三和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据悉,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将最大化地提高产能和灵活性,该工厂的总装配车间将实行三班倒工作制,车身组装车间实行每天12个小时的两班倒工作制。马斯克说,如果工厂升级顺利,到6月底弗里蒙特工厂每周可生产6000辆Model
3。Model
3已经成为决定特斯拉未来发展的关键所在,为了进一步提高产能,马斯克一直希望在中国独资建厂。不过,特斯拉这一大堆问题尚未解决,再加上Model
3迟迟“难产”,竞争对手的对标车型已经开始陆续投放市场,哪怕特斯拉在华建厂落定,恐怕它也仍然无法走出困局。

除此之外,风口浪尖的特斯拉近期还惹上了一桩抄袭专利起诉案件。氢电卡车初创公司尼古拉汽车公司指控特斯拉的电动半挂卡车抄袭其设计,侵犯了专利,并向特斯拉索赔20亿美元。如果尼古拉汽车胜诉,对特斯拉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直到几个月后,商务部突然证实“特斯拉公司正与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洽谈建厂相关事宜”。紧随其后,特斯拉又被曝在北京设立了新能源研发公司,一切才仿佛朝着“特斯拉国产”的方向发展,并于今年4月迎来政策松绑。

与此同时,特斯拉交通安全事故频发,也给该公司带来不小的麻烦。截至目前,特斯拉5月份就发生了3起致命交通事故。5月8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发生一起车祸,一辆特斯拉Model
S电动汽车撞墙后起火,导致车内2名青少年死亡。5月10日,瑞士一辆特斯拉电动汽车由于发生事故导致电池起火,致驾驶员当场死亡。5月20日,美国加州一名华裔工程师在驾驶Model
3回家途中,车辆突然偏离道路,坠落山崖,车主当场死亡。

就在近日,传闻已久的特斯拉“落户”中国似乎有了眉目。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汽车行业股比开放时间表,并明确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将于2018年率先放开,在很多人看来,此次相当于从政策上为特斯拉国产开了绿灯。果不其然,政策放行刚满一个月,特斯拉落户上海设立电动车研发公司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为什么海内外媒体都如此关注特斯拉在华建厂一事?很简单,因为特斯拉等着在华建厂为其“续命”。当前,特斯拉面临着严峻的财务危机、研发人员不断流失以及平价车型Model
3产能瓶颈等诸多问题,不少投资机构均下调了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关于特斯拉破产的传闻也不绝于耳。很多人质疑,该公司能不能撑到在华建厂的那一天。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公司获准经营范围并不涉及开发、制造和销售汽车。该公司在工商系统中所属的行业也仅为研究和试验发展,不涉及制造业。

5月14日,在遭遇资金紧缺、交通事故频发、Model3产能“跳票”等一连串的打击后,特斯拉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特斯拉有限公司获得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正式宣布成立。

在过去7个月里,特斯拉已经失去了至少9名高管级别的员工。今年2月,特斯拉前全球销售和服务总裁乔·麦克尼尔离职,转投移动出行服务公司Lyft。3月,特斯拉首席会计官埃里克·布兰迪斯和财务副总裁苏珊·雷波先后离开。4月,特斯拉西欧区域负责人格奥尔格·埃尔离职,就任Smoothwall
CEO。特斯拉的离职潮,也让外界对这家公司的管理和运营能力产生质疑。

例如,今年3月,一辆特斯拉Model
X失控致车主不治身亡。经调查,事故车辆的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处于开启状态,司机的双手离开了方向盘。一时间,关于特斯拉自动驾驶安全再次被推到舆论中心。而出事之后特斯拉股价暴跌,国际评级公司穆迪也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下调,并给出了负面的未来展望。

澳门威斯尼人 1

高盛认为,特斯拉未来最大的支出将来自海外市场,特斯拉需要为此投入40亿~50亿美元,其中建厂就需要25亿美元。根据高盛的报告,目前特斯拉共有105亿美元债务,其中31亿美元为有抵押的不可赎回债券,74亿美元为可赎回债券。从2018年至2020年这三年间,特斯拉共有15亿美元不可赎回债券到期,另外还有55亿美元可赎回债券到期。《华尔街日报》指出,“特斯拉正处于生死存亡关头”,要么创造更多收入,要么马上筹集更多资金。

的确,近年来,关于特斯拉在华建厂的消息一直未曾间断,马斯克也曾多次表达在华建厂的想法,但都未见实质性进展。

特别是资金问题,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其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第一季度营收为34.0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6.96亿美元;净亏损为7.85亿美元,是去年同期净亏损3.72亿美元的两倍,创下了历史亏损的最高纪录。

■ 产能魔咒 Model 3难产

想尽快偿还债务又不想融资恐怕只有加快产能。有分析认为,至少要实现每周5000辆Model
3的产量,才能确保特斯拉公司现金流的正常运转。4月初,国际评级公司穆迪在一份报告中也曾指出,“如果Model
3的量产目标能够实现,那么现金流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可以说,目前特斯拉所遇到的困境诸如资金紧缺、产能不足、技术问题等,在整个市场有目共睹,正因为如此,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危机之于马斯克可能并没有那么好过,更有悲观者认为,特斯拉或许年底就会破产。不过,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则认为特斯拉有望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至于具体情形如何,盖世汽车将持续观察……

5月10日,特斯拉在上海出资成立全资子公司——特斯拉有限公司。这则消息让特斯拉在华建厂的说法再度不胫而走,但记者随后发现,特斯拉公司获准经营范围并不涉及开发、制造和销售汽车,该公司在工商系统中所属的行业也仅为研究和试验发展,不涉及制造业。这与舆论此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特斯拉在上海建厂差得有点远。一些业内人士猜测,此次特斯拉有限公司的设立或许是特斯拉为在上海建厂提前布局。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特斯拉有限公司可以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的营销和研发先期布局,生产将在研发投入之后再开始,建厂事宜还得等具体操作规程发布以后才能开展。总而言之,特斯拉在华建厂一事仍是扑朔迷离,一时半会儿不会尘埃落定。

在去年7月的Model3新品发布会上,马斯克宣布其周产量将在2017年年底达到5000辆,但是当季财报公布的真实数字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Model3去年四个季度总数量加起来只有2500辆。之后,他又称今年一季度周产量可以提升至2500辆,但一季度结束之后,Model3周产量仅在2000辆左右。

追求者众 特斯拉中国建厂“一波三折”

■ 疯狂烧钱 债台高筑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特斯拉在华建厂进行本土化生产将有助于降低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售价,以获取更大市场空间。但是与此同时,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仍面临诸多挑战。

虽然新公司的业务介绍中目前并没有“电动汽车生产”相关字眼,但包括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内的多位专家认为,特斯拉有限公司可以被视为特斯拉在中国的营销和研发先期布局,是特斯拉中国建厂前兆。而一旦特斯拉真正国产,将有助于降低特斯拉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售价,打破特斯拉在国内面临的“看得上的买不起,买得起的看不上”的尴尬局面,甚至缓解产能难题。

华尔街分析师指出,特斯拉的财务状况恶化,该公司正在加速烧钱,如果不能获得额外资金,将导致现金流断裂。过去连续五个季度,特斯拉的现金流已经持续为负。近期,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也对其融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近日,国际知名投行高盛表示,特斯拉未来18个月可能需要100亿美元资金,才能维持现在的运营并满足生产需求。高盛分析师大卫·坦伯力诺在一份给客户的报告中说:“考虑到新产品投放和新产能布局的支出,我们预计特斯拉可能需要在2020年之前完成100亿美元的外部资金筹措和债务再融资。”

无论如何,特斯拉暴露出来的产能问题,正成为阻碍其前进的障碍。Model
3的产能能否如期达标,越来越成为关乎特斯拉存亡的关键。

之后一年里,特斯拉国产的言论持续发酵,包括富士康、上汽、江淮、福田、力帆、长安在内的多家企业,以及上海、苏州、合肥等城市都被传出欲与特斯拉“组CP”。其中2016年6月,网上甚至出现传闻称“上海金桥集团已经与特斯拉签署不具备约束力的备忘录,双方将会合作在上海建设生产设施”,但随后上海金桥就发布公告澄清了此事。

>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显示,特斯拉于5月10日在上海出资设立了全资子公司——特斯拉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法定代表人为特斯拉中国区总裁朱晓彤。该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业务范围为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电池、储能设备、光伏产品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等。

虽然目前这两起事故都在调查当中,但频繁发生的交通事故,让特斯拉一时间成为了公众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其引以为傲的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因为事故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还受到了来自监管机构的调查。不仅如此,《消费者报告》和市场研究公司J.D.Power也曾指出了特斯拉汽车的质量缺陷,包括门把手缺陷、车身板件缝隙等。

5月15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告诉员工,他正在酝酿全面重组,让公司架构实现“扁平化”,以改善公司内部沟通、精简“对公司并不重要”的活动,从而实现盈利目标。此前,马斯克就曾表示要在今年下半年实现盈利,2019年之前将不再融资。对于具体的重组内容,马斯克并没有透露过多,但他表示部分第三方供应商将会受到影响。他讲道:“我们很多供应商现在处于无序状态,需要进行一系列清理工作。”

马斯克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来自中国的工商信息显示,特斯拉有限公司于5月10日获得了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核发的营业执照。业内普遍认为,特斯拉距离在中国进行本土化生产更近了一步。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根据特斯拉官方给出的一季度末Model
3单周产量2020辆的数字,该公司仍未实现此前设定的每周2500辆产量目标。特斯拉Model
3产能瓶颈魔咒始终未能打破,原因之一是该公司过度依赖于自动化生产。尽管如此,马斯克仍打算坚持自动化战略。近日,马斯克在致员工的信中写道:“特斯拉最终能否成功关键在于能否尽快且高效生产,当然也要尽可能将事故的伤亡率降至最低。在这其中,我们的自动化战略是关键。”据悉,为了提高产能,马斯克和特斯拉首席财务官阿胡加计划在电池组装线、原材料供应链、总装配等领域降低自动化程度,同时引进半自动或者人工程序,不过最终还是会实现全自动化生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