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杯汽车10年靠财政补血6,10年间获政府补贴4

从业绩来看,自2013年之后,金杯汽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补贴收入与之相反,从2007年的779万元到2017年的1.75亿元,公司收到的政府补贴不断增加。长江商报记者根据年报计算,10年来政府补贴共计6.84亿元。

整车业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相比之下,金杯汽车整车业务相对低迷。其全年营收12.66
亿元,同比下降24.3%,毛利率则为-3.97%。从产量上看,金杯汽车全年整车生产2.1万辆,同比减少54%,产能利用率尚不足1/4。

7月13日,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净利润约为负数,主要是源于公司整车业务的亏损,因为去年才将业务剥离出去,所以目前还看不出太多成效。”

一直以来,金杯汽车的收入都离不开政府补贴。资料显示,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自1992年上市以来,股票名称多次在*ST金杯、ST金杯以及金杯汽车之间切换,曾两度披星戴帽,濒临退市。其中,2006年及2010年金杯汽车由于两次接连出现亏损,收到退市风险警示,但都依靠非经常性损益的收入扭亏,其中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政府补贴。

若扣除政府补贴1.92亿元,该公司巨亏4.24亿元。为此,会计事务所发补充说明,提示风险。

不过,还是有业内人士认为,仅仅靠汽车零部件业务难以支撑整个企业的营收。“金杯汽车还是属于比较小众的品牌,但是如果想要靠汽车零部件业务盈利,必须得有大量的客户基础,要加强与各大车企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否则也难以持续下去。”资深行业评论员田永春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不过,还是有业内人士认为,仅仅靠汽车零部件业务难以支撑整个企业的营收。“金杯汽车还是属于比较小众的品牌,但是如果想要靠汽车零部件业务盈利,必须得有大量的客户基础,要加强与各大车企之间的合作与交流,否则也难以持续下去。”资深行业评论员田永春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金杯汽车朝鲜项目的431万元应收账款,以及因经营亏损停产的金杯汽车子公司金杯罗斯的724万元应收账款,均以全额计提坏账。

在财报中,金杯汽车表示公司所处行业为汽车整车行业。但一直以来,金杯汽车的整车业务发展都不顺畅。长江商报记者从金杯汽车近三年的财报中发现,公司的整车业务业绩一直下滑。2015年公司整车收入约为16.72亿元,同比下降26.66%,2016年金杯汽车整车实现营业收入12.66亿元,同比下降24.28%。2017年,公司整车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67亿元,同比下降55.19%。

7月13日,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净利润约为负数,主要是源于公司整车业务的亏损,因为去年才将业务剥离出去,所以目前还看不出太多成效。”

在此期间,得益于以政府补贴为代表的非经常性损益逐年递增,避免金杯汽车因连续两年归属母公司后净利润为负值,而再次带帽ST的风险。

零部件成公司主营业务占营收3/4

零部件成公司主营业务占营收3/4

根据统计显示,金杯汽车上市以来可查的会计年度数据显示,1995年、2001年、2004年、2005年、2008年、2009年、2014年、2016年共8个会计年度的净利润为亏损。因此,金杯汽车的股票名称多次在*ST金杯及ST金杯以及金杯汽车间变换。

7月13日,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公司零件业务已经占了总体营收3/4,以后公司的发展也主要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汽车零件业务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在财报中,金杯汽车表示公司所处行业为汽车整车行业。但一直以来,金杯汽车的整车业务发展都不顺畅。长江商报记者从金杯汽车近三年的财报中发现,公司的整车业务业绩一直下滑。2015年公司整车收入约为16.72亿元,同比下降26.66%,2016年金杯汽车整车实现营业收入12.66亿元,同比下降24.28%。2017年,公司整车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67亿元,同比下降55.19%。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闻记者发现本次金杯汽车年报中有关整车产销数据存在多处前后矛盾。在主营业务产销量情况分析表及整车产销量两个目录下,整车产量分别为21781辆及121781辆,同比减少54%及59%;而按照其按地区计算车型销量数据来看,境内累计为21123辆,境外2074辆,合计23197辆,比全年整车销量多出6辆。

据资料显示,2014年,刘宏由华晨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调任金杯汽车股份公司党委书记、副总裁,2015年12月正式出任金杯汽车总裁,主导了金杯汽车剥离整车业务,重点发展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战略转型。

7月5日,金杯汽车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
2018年7月3日收到公司总裁刘宏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因工作变动原因,刘宏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公司董事会已接受刘宏先生的辞职申请,并于
2018年7月3日生效。总裁一职将由金杯汽车原副总裁许晓敏担任。不过,刘宏在辞去金杯汽车总裁职务后,仍将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刘宏于2015年12月正式出任金杯汽车总裁,主导了金杯汽车剥离整车业务,重点发展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战略转型。

年报显示,金杯汽车对СфераООО公司有应收账款1035.6万元。但收回可能性极小,已经做好全额坏账的准备。

一直以来,金杯汽车的收入都离不开政府补贴。资料显示,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自1992年上市以来,股票名称多次在*ST金杯、ST金杯以及金杯汽车之间切换,曾两度披星戴帽,濒临退市。其中,2006年及2010年金杯汽车由于两次接连出现亏损,收到退市风险警示,但都依靠非经常性损益的收入扭亏,其中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政府补贴。

目前,金杯汽车整车业务已剥离完毕,公司的主营业务变成了汽车零部件。关于金杯汽车今后的业务发展战略,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公司汽车零件业务已经占了总体营收3/4,以后公司的发展也主要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汽车零件业务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金杯汽车也指出,其轻型货车生产技术、研发水平均处于行业中游水平,产品单一,制约了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公司依靠零部件业务和政府补助实现盈利。

7月5日,金杯汽车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
2018年7月3日收到公司总裁刘宏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因工作变动原因,刘宏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公司董事会已接受刘宏先生的辞职申请,并于
2018年7月3日生效。总裁一职将由金杯汽车原副总裁许晓敏担任。不过,刘宏在辞去金杯汽车总裁职务后,仍将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刘宏于2015年12月正式出任金杯汽车总裁,主导了金杯汽车剥离整车业务,重点发展汽车零部件业务的战略转型。

2017年,金杯汽车依然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根据金杯汽车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2017年净利润为1.0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的净利润约为-5.77亿元。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主要组成部分为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和政府补助组成。非流动资产处置主要为,2017年下半年处置原子公司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的投资收益约4.62亿元,而政府补贴则为1.7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金杯汽车的坏账风险。

目前,金杯汽车整车业务已剥离完毕,公司的主营业务变成了汽车零部件。关于金杯汽车今后的业务发展战略,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公司汽车零件业务已经占了总体营收3/4,以后公司的发展也主要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汽车零件业务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一直以来,金杯汽车的业绩都受到整车业务的拖累,其整车业务的经营情况可谓是持续大幅亏损,致使金杯汽车的总体净利润不得不靠政府补贴和其他非经常性损益的支撑。2017年11月,金杯汽车完成了整车业务的剥离,将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的金杯车辆100%股权转让给汽车资产公司,获益4.62亿元,自此以后,公司的业绩都得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

为此,金杯汽车提出:在整车方面,公司将加大国V产品的技术储备,及时向市场投放国V产品,并续加大大微卡、新能源车的产品开发;在零部件方面,公司与全球最大的汽车座椅供应商安道拓公司达成一致,共同投入2000万美元,设立新座椅公司,打造高技术水平、高收益能力的核心零部件企业。

整车业务营收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7月13日,长江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金杯汽车证券事务代表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现在公司零件业务已经占了总体营收3/4,以后公司的发展也主要靠汽车零件业务来支撑,汽车零件业务也已经成为了公司的主营业务。”

3月29日深夜,金杯汽车的年报悄然上线。金杯汽车全年营业收入收达48.01亿元,同比增长3.52%。然而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2.08亿元,上年同期盈利0.35亿元,同比下降683.03%。

相关文章